【行业动态】奥巴马新政:美国如何与中国制造竞争

没有了竞选连任的压力,美国总统都会在第二个任期内准备“甩开膀子大干一场”。从2013年的最新《国情咨文》来看,奥巴马新政已初露端倪:让新的工业革命在美国发生,让制造业回归美国。为此,奥巴马的配套政策是政府将提供税收优惠,同时对那些继续把制造业留在海外的跨国公司课以重税。

而这一切,都“剑指”“世界工厂”中国,中国制造正面临着越来越严重的内忧外患。

2013年1月,全球制造业生产指数为52.4%,环比增长2个百分点,连续三个月保持在50%以上,且增幅扩大。其中,一度被认为“制造业衰退”的美国似乎辉煌再现,制造业生产指数创出近十个月的新高!与美国制造业回暖大相径庭的是,号称“世界工厂”的中国制造却似乎依然早早步入了寒冬。据汇丰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2013年2月,中国制造业指数降至50.4%,创四个月来新低。

奥巴马新政下的美国似乎正在逐步夺回昔日丢失的阵地,而依然头顶“世界工厂”光环的中国,似乎正在对手的步步紧逼下丧师失地。

奥巴马新政:回温的制造业

制造业的强弱与国力息息相关。一个国家真正的强大,必须以制造业为基础。英国的崛起源于其在第一次工业革命后成为“世界工厂”,美国能够成为唯一的超级大国,同样源于此。自二战结束以来,美国经济的增长幅度近7倍,而其制造业的涨幅也同样接近7倍。

二战后,随着各大国都在废墟中重建,美国制造业开始开足马力,为世界输出产品。二十世纪七十年代,美国占到了全球制造业市场份额的22%,独领风骚。然而,到了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制造业被美国认定为“夕阳产业”,经济中心开始转向以服务业为中心的第三产业,这导致美国制造业的国际竞争力被严重削弱。即便如此,美国经济的25%仍然是制造实体产品的制造业,如果将产品分销和零售计算在内,则这一比例高达75%。

但美国“世界制造业”中心的地位已被大洋彼岸的中国取代。据美国知名经济研究和咨询公司HIS旗下的 Global Insight发布的报告称:2010年,中国制造业产值高达1.955万亿美元,占全球制造业总产值的19.8%,而同期美国制造业产值仅为1.952万亿美元,在全球的19.4%。

在金融危机的持续打击下,美国深刻认识到把经济发展押宝在金融和服务上的不确定性,因为这些产业只能带动少数人就业。  

自2008年入主白宫以来,奥巴马就开始致力于拯救美国制造业。特别是美国制造的核心——汽车工业,奥巴马冒着美国民众和共和党员的口诛笔伐,耗资848亿美元拯救濒临破产的克莱斯勒和通用汽车。这样的不惜代价终于收到奇效,仅仅在一年多以后2011年,美国三大汽车公司的总产值接近历史最高点,仅次于2000年纳斯达克股市泡沫时的数值。在奥巴马的努力下,经历了长达10年的制造业工作岗位不断流失的态势终于被遏制,过去3年创造了超过50万个就业岗位。

连任竞选中,奥巴马更是公开承诺“将把就业和制造业带回美国”。而在刚刚结束的2013年国情咨文演讲中,奥巴马同样将制造业放在核心地位,并提出了一揽子刺激制造业增长计划。

在奥巴马新政的激励下,包括汽车工业、重工业、高科技企业在内的制造业有了回归美国本土的迹象。卡特彼勒正在逐步把制造业从墨西哥迁回美国本土。NCR(国家收银机公司National Cash Register Company)就是在新政的鼓励下将其自动提款机生产由中国迁回美国佐治亚州。

2012年6月28日,谷歌发布新款无线家庭媒体播放器Nexus Q的背面印刻着这样一行文字:“Designed and Manufactured in the U.S.A(设计并制造于美国)”

苹果更是计划在美国本土投资1亿美元,建立Mac电脑的组装生产线。

巨头们纷纷将制造业带回美国,这是对奥巴马新政的积极响应,同时也为中国的制造敲响了警钟。

美国的金刚钻

当然,制造业回归美国并不是仅仅受奥巴马新政的刺激,更深层次的生产力、生产关系的变化才是根本所在。

3D打印技术被誉为“第三次工业革命最具标志性的生产工具”。在《长尾理论》的作者克里斯·安德森看来,3D打印技术将会把第三次科技革命推向顶峰,因为它将“体现在前两次工业革命大显神威的相同领域内:产品制造”。

2012年全球3D打印设备市场规模超过了20亿美元,预计到2015年全球市场规模将超过30亿美元。奥巴马在最新的国情咨文演讲中也多次强调3D打印技术的重要性,称其将加速美国经济的增长。

3D打印技术为何被如此看好?因为它完美满足了定制化、个性化的产品需求。

前两次工业革命的技术的影响力都持续了几十年的时间,才最终改变世界。以计算机发明为代表的第三次科技革命虽然已经极大的影响了人们的生活和工作,但不论是广度还是深度都尚显单薄。第一台计算机主机代替了某些公司和政府的计算统计工作,第一批商业电脑取代了某些文职工作,第一台智能手机改变了人们接收和传播信息的方式,但这些并不足以完全改变人们的生活,特别是就最基本的产品需求而言,更是如此。而工业化、流水线生产的千人一面的产品已经越来越不讨消费者的喜欢,但完全定制化、个性化的产品又无法被生产,基于互联网科技的3D打印技术恰恰完美的解决了这一难题,它能以任何数量规模制造产品,完美迎合了最新的消费趋势。

对美国企业来说,越靠近消费者所处的地理位置,公司的产品设计越能更好地满足消费者需求,特别是小规模的生产,更是如此。新品售罄,新货补充需要至少数月的时间,而中国制造往往希望大批量生产,接受订单的企业因此只能慢慢销售,大量现金因此挤压在库存产品中,所费成本因此更高。而回归本土,3D打印技术可以使美国企业生产任何数量规模的产品,最终实现库存的灵活管理,并能随时根据客户的需求和反馈完善产品。

马云将这种定制化、个性化的模式归结为“C2B”。马云说“如果我们能够鼓励企业接受更多跨界小订单,就能获得更高的利润,因为这些小订单都是独特的非商品产品。”

从产业配套角度而言,美国的社会投资环境、材料科学、生物学、社会组织、人工智能等都在不断完善,为3D打印技术的井喷做足了功课。

1947年,美国人均实际制造业产出约3.5万美元,1980年实现翻番,如今达到惊人的15万美元。自二十世纪四十年代以来,美国制造业生产力提高了约428%,生产效率的提高意味着综合人力成本的降低。

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 )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制造业的单位劳动成本从2000年到2010年下降了约13%!

另外,制造业回归美国还有着政策上的优惠。

奥巴马政府最新发布的国情咨文透漏,要在政策上扶持在国内建厂的制造业,扩大了对美国国内制造业的税收优惠政策,对企业回归从国外迁移至美国国内所发生费用给予补贴。

中国制造,逐渐失守的阵地

改革开放三十年,中国的制造获得巨大成功的根本原因在于人为压低劳动力成本以及以漠视环保为代价的。

随着中国进入老龄化社会,人口红利消褪,劳动力成本呈逐年快速增长之势。

据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结果显示,中国60岁以上人口占比13.26%,,65岁及以上人口占8.87%。老龄化社会的到来意味着劳动力成本的上升。

作为世界最大的电子承包制造商,富士康在2012年提高了中国内地员工工资,达到了4400元。中国制造商随即牵一发而动全身,纷纷宣布提升员工工资水平。

与此同时,中国制造业的物流成本却一直居高不下。以国际通用的衡量物流成本的指标(物流成本占GDP的比例)对比发现,美国的物流成本占GDP的比重为9.4%,而我国的物流成本占GDP的比重达到19.5%。

再加之中国成品油价格、天然气等资源价格均高于美国,制造业,这一中国最后的防线,即其赖以生存的“低成本优势”荡然无存。

但“中国制造”仍然可以迎来第二个春天。

每一次的产业转移都是一个缓慢的过程。美国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就开始转移制造业,但其份额直至2010年才被中国超越。中国制造,无论是转向越南、印度等劳动力成本更低的国家还是转移到美国,都需要一个较为漫长的过程,而这就给了中国制造留下了足够的反应时间。

如果“中国制造”无法利用这一间隙,提升自己的能力,同时施行以“品牌战略”为导向的转型升级换代,不仅中国本土市场会被洋品牌全线攻克。中国经济赖以生存的“中国制造”优势也将面临全线瓦解。

关注全球改善咨询集团微信公众平台[微信号:KAIZEN_China],轻松获取最新精益资讯!